气雾栽培
网站首页 栏目首页 农业综合体规划设计 农家乐规划设计 雾培蔬菜工厂规划设计 种苗快繁及水培花卉基地设计 山地设施农业
当前栏目:
2016年8月12日 作者:xwz2367609 [返回]
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理论与概念综述研究

尼玛扎西(西藏自治区农牧科学院,西藏 拉萨850032)

摘要:文章从山地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山地社会与经济发展等方面阐述了山地所具有偏远性、脆弱性、边缘性、多样性和人类对山地适应机制等六个特征。分析了从山地可持续发展内涵与研究动向,提出了在环境上可持续、经济上可获得利益、社会上可被接受的集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和设施农业为一体的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方向。

关键词:山地农业 可持续发展 特征

1、山地的概念与特征特性概述

  广义的山地是指地球陆地表面上平原(或低地)以外的地区,包括丘陵和山区在[1]。山地地区是地球表面陆地上的面积最大的区域。它是系指一系列巨大山系,高原面及宽谷、窄谷、盆地和湖盆的综合体,是一种相对与广大平原地区的区域。根据海拔高度和地形的不同,地球陆地表面可分为海拔高度低于500米的平 区,大 500 区,海 度500~1000米 山,1000~3000 及3000~5000米的高山区和海拔高度高于5000米的极高山地区。按其地貌分有平原、丘陵、山坡、高原及盆地等。从山地农业的类型上可分为高原面上的高原农业、山坡上的坡地农业和河谷地区的河谷农业等。

山地的发展不仅关系到山地本身,而且关系到山地周边地区的发展。中国的青藏高原地区、尼伯尔大部分国土和印度北部的广大山区统称为兴都库什-喜玛拉雅地区。该地区是全球最大的山地地区,被誉为亚洲的“水塔”,供应着全球1/5人口的淡水资源。我国是多山地区,山地面积约占总国土面积的2/3以上,其中 500 25%,500~3000 占48.9%,3000米以上的占5.9%[4]。

   1.1 山地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特征

  山地的隆起与褶皱改变了地理均滑的几何球面,不同程度地改变了地球上太阳辐射所决定的纬度地带,加强和复杂化了海陆分布所决定水热分布格局,从而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山地垂直带[5]。这种垂直地带性与海陆分异和维向分异的相互交错的作用下使山地地区形成了独有的三维地带性[6],并形成了特殊的自然条件和生态环境,即海拔高、坡度大、垂直地带明显、气温相对低、气温日较差大等自然条件、地理特点和山地所特有的山体效应[7]等决定了山地具有特殊生态环境,使山地的生态环境有别于平原地区。突出的特点是山地生态环境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生态环境在空间上的微小变化带来生态类型上的巨大的差异,同时山地生态环境具有脆弱性等。这种生态环境决定了山地资源的特点。其中气候资源具有立体性、多层性和多宜性等特点[4];而其土地资源具有区域的偏远分散性、多样性和脆弱性等特点[8];山地的农业资源则具有立体性、多样性、脆弱性、限制性和因地制宜性等特点[9]。从总体来看,山地资源与平原地区的资源相比具有资源种类多而规模小、资源的时空分布差异大、非耗竭性资源(如水能,太阳能及风能等)丰富,而现代工业的起步性能源(如煤炭和石油等)相对贫乏,再生性资源丰富但由于其生态环境的脆弱性和资源再生能力差而极易被破坏等特点。

1.2       山地社会与经济发展特点与状况

  山地自然条件、生态环境与资源特点很大成度上决定了山地社会、经济的发展特点。与平原地区,尤其是沿海地区相比,山地的社会、经济尚很落后。表现在山地农业经济及生产方面,山地地区尚处于半封闭式的物质、能量循环,商品生产的初级阶段,土地利用粗放、生产力较低,和由单一种植业遂渐转向大农业生产的进入阶段[9]。同时,还面临着贫困与发展、人口增长与土地资源有限、资源需求的猛增与资源环境的急剧恶化,同时存在全球范围内科技的巨大进步与山地人口素质相对差,山地封闭的环境与改善交通和信息的可达性的投入有限等尖锐的人地矛盾。W.Laure等在分析安地斯山地区生态系统中提出:在南美州安地斯山区,人口压力、耕地锐减、农田灌溉设施退化、水土流失、草地植被恶化、城市化和土地集约经营对环境造成破 等已成为该地区共同面临的问题[10],与此 同时,Lina Sarmiento等在分析安在斯山地区传统农业中提出:在农业生产方面,安地斯山地区的农业系统已遂渐从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转向以市场为导向的农业生产方式。这种转变使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社会经济得到较大的发展,但系统的独立性减少,农业生产系统的生产量对市场变化、化肥价格、劳力资源、种子及农药等的依赖性增高,而且,值得重视的是这种掠夺性农业系统将会给安地斯山地区极为脆弱、边际的环境带来何种影响[11]。在新都库什喜玛拉雅地区,N.S.Jodha,T.Partap,M.Banskota和 H.Gao等从不同角度提出了该地区与平原相比,虽有诸多资源的优势或相对优势(Niche),但经济与社会发展尚很不发达,同时面临着众多人地关系矛盾。主要表现在贫困、失业、及人口流动与增长不断增加[2];生物多样性是山地人 础,但 消失[13]];山 增加[14];及 势等[15]。从上述分析看出,山地的社会与经济发生着从传统模式向现代模式的变化,但由于受地理环境、人口素质及对山地认识的不足,目前还很落后;以“生产--消费”为主线的社会经济发展圈还统治着绝大部分山区,处于资源密集型的经济形态和以种植业、养殖业及手工业为主的传统生产方式的社会 展阶段。同时,随着 长,平 山区[9],随人口把平原的生产方式带入山区并由低海拔向高海拔区扩散成梯状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变化模式。例如从目前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特点来看,从沿海到中部到山地,区域经济的产业结构已有明显分异:沿海地区已初步进入了技术-智力密集型产业而山地地区尚处于传统的种植业和手工业的发展阶段(见下图)。

(引自陆大道,1992[31],作者结合当前实际有所修改)

  大部分山地地区是贫困山区,如我国的70%以上的贫困地区分布在山地地区,尼泊尔和波利维亚等山区国家也非常贫困。造成山地地区贫困落后的原因很多如交通不便、信息不灵、地域相对封闭及人口素质差等;但主要原因还是人们对山地特征的认识不足,一方面山地所特有的优势之利用尚不够充分,另一方面在传统的经济建设过程中由于资源的过渡开采,如森林的过渡开采和草原过渡放牧等使本来就生态环境脆弱及地域系统的封闭的特点更加严重,进一步限制了山地经济的持续发展。

    1.3 山地特征及其自然环境、经济和社会文化方面的表现

  山地所特有的自然、环境、社会及经济方面的特殊性使之 (MountainSpecificities)。主要表现在:因海拔高度,地形地势所致的相对偏远性和半封闭性;山地的垂直特性、坡度及海拔高度的相互作用下所形成的生态环境极易受破坏的脆弱性;偏远性和脆弱性与经济活动和社会发展相互作用下所形成的边缘性或低产性;自然、地理环境和生态类型时空上差异而形成的生物、景观及文化的丰富多样性;山地独特的自然环境条件下所形成的优势性及人类长期在山地地区繁衍生存过程中积累的丰富经验和对山地条件适宜机制等六个特征。其中偏远性,脆弱性和边缘性三个特征可视为限制性特征而多样性,优势性及适宜机制则可视为潜力性特征[6]。诸特征在生态环境,区域经济及社会文化方面具有各自明显的表现形式(见表)。在山地区域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偏远性限制着区域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脆弱性导致了经济发展的非持续性,而边缘性造成了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偏远性的主要标志在于交通不便利,生产活动分散和相对的封闭。由于地形复杂使得山区交通网络的建设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山地地区,由于交通这一现代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条件的落后严重地制约着山地经济的持续发展。

 

  一方面由于交通条件落后导致了区域经济活动中 距离远,地域局限性大和经济规模小等。另一方面造成了外界对山地的投资少,投资效益低从而山地地区不得不把区域经济发展的基本方针建立在利用当地资源的基础上。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和对资源需求的增长,加上对资源和环境的保护能力差且力度差,使山地地区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使其经济得不到持续稳定的发展。脆弱性则主要表现在生态环境的不稳定性和资源的再生能力低,区域经济的发展基本上依赖于从外界的投入和自然环境条件。同时,自然灾害频繁且抗御能力差,是区域经济年度间的波动大。加上山地地处边缘常被外界所忽视使其 区域经济更不能持续发展,与其他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区域内经济与社会差异不断增大,呈现区域社会经济的发展不平衡性。

  然而,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山地地区具有特殊的优势和潜力。山地的多样性为山地地区提供了多种经济活动的选择,山地的优势性是山地开发和发展的潜力所在,主要表现在除了蕴藏着巨大的水能、太阳能、风能及地热等非耗竭性资源外,还蕴藏着丰富和独特生物资源、人文景观和旅游资源等。山地的多样性尽管在某种程度上 具有脆弱性的属性和特点,但是更重要的是它为山地人民提供了多种经济和社会活动的选择,使人类可以多种生产方式进行开发和生产所需的各种产品。山地的这一多样性可视为一种潜力性特征加以因地制宜地开发利用。山地是珍稀生物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也是珍贵生物药材生产区,如西藏的冬虫夏草、红景天、藏红花及麝香等具有很大的开发和市场潜力。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人类在山地地区生存和繁衍并形成了非常独特的适宜机制,选择了适宜在山地地区种植和饲养的农作物和家畜,例如青藏高原地区的青稞和牦牛和安地斯山地区的南美黎和驼羊等。这些不仅成为山地地区赖以生存和发展基础,而且也成为山地地区特有的优势和潜力可加以利用和开发。然而在长期的经济发展过程中这些优势未能充分地被利用,山地人民在长期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和优秀的传统技术未能在现代山地区域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被总结利用,严重地限制了山地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

2、山地可持续发展的概念概述

  山地可持续发展不仅关系到自身的永久生存与生活质量的提高,更重要的关系到山地周边的平原地区的永续发展。因为山 地面积 大占全球陆 的1/5,影响众多局部和区域性自然环境状况。山地也是全球最重要的淡水资源的来源地,为全球1/4人口提供着从事各种活动 的淡水 源的需求和 用水的需求。所以从“为他人的生存着想”的视角和观点出发,山地必须首先在发展的同时,保持和提高其生存空间的质量和人民的生活水平,即山地可持续发展。

  山地可持续发展已受到国际上的普遍关注。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UNCED)通过的《21世纪议程》第13章“脆弱生态环境的整治与管理—山地可持续发展”中专门阐述并成为所有山地地区和国家的发展目标。此 后又提出了 《山地议 程》(Mountain A-genda),成立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下属的山地可持续发展组。1995年在秘鲁的里马(Lima)召开了规模庞大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山地议程》咨询讨论会。与此相呼应,各种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举行了区域性的讨论会[2],高度重视山地可持续发展。

  对山地可持续发展的定义尚不多,也没有一个较为规范的定义。但诸多学者认为,对山地前景的透视和山地所独有的山地特征的认识是山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所谓山地前景的透视(Mountain Perspectives)就是在山地环境条件下,深入又广泛地考虑山地特殊的条件或特点并使之体现在规划和实施各种山地开发的活动之中。是对山地的优势和劣势、机遇与挑战、发展与生存的综合评价分析。而山地特征(Mountain Specificities)就是山地所独有的突出特点的总称,包括山地的偏远性、脆弱性、边缘性、多样性、优势性或相对优势性及适宜机制等。这些特征或多或少地表现在平原地区,但集中表现在山地,是促进或限制山地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属性和因素。因此,山地可持续发展可理解为:在山地所特有的山地特征的背景下,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危害后代人和山地周边地区满足其需要的发展。也就是说山地可持续发展不仅要考虑和认识山地的自然、生态环境及社会与经济的特殊性,还要考虑如何不断提高和改善山地人民的生活质量和生存与发展的环境,同时要考虑不损害周边地区对环境与资源需求。其基本的内涵是:首先山地不应视为封闭的、边缘的区域,应公平地给予与其他地区协同发展的机遇。公平不等于平均,也不等于补贴和各种援助,是对山地前景的透视的基础上的寻求发展机遇。其次,应寻求山地发展的内在驱动力,而不是依赖外部的输入。第三,应考虑和高度重视山地的特殊性,尤其是生态环境的脆弱性。系统制定相应的人口、第一性生产(包括食物初级生产和能源生产等)、教育及环保方面的政策和计划。第四,应考虑山地影响着全球陆地的生态环境和发展,应作为全球可持续发展中重中之重的地区来对待。

  现阶段和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达到山地可持续发展首先解决的难题和面临的挑战是:山地地区消除贫困和解决食物短缺。山地地区是全球最穷,贫困人口占比例最大的区域之一。山地地区普遍存在食物短缺,并且持续时间也较长,这种状况趋于更加严峻[27]。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山地恶劣又脆弱的生态环境下,随着人口增长、资源需求增长,导致资源的过度利用致使本来已是恶劣和脆弱的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的恶性循环及山地因贫困使资源消极与过渡利用造成资源短缺导致再贫困的恶性循环中难以自拔。

3、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内涵与研究动向

  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是可持续发展的一个范畴是其概念延伸到农业及农村经济发展领域中的一种产物;和可持续发展一样,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是不可阻挡的人类文明和农业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在这一发展趋势中,人类探索了众多农业发展的方式,如以美国为主的“有机农业”和“低投入农业”,以以色列等为主的“精细农业”,以欧美等国为主的“集约农业”,以中国为主的“生态农业”以及各种不同方式的“节水农业”、“复合农业”、“立体农业”、“三高农业”等。在可持续发展概念形成和提出的过程中,它作为一种思想、目标和过程,以“整体、协调、循环、再生”为指导原则,对现代能源、农机、农药、化肥等高投入高产出的短期农业发展模式进行了反思和批判。如:罗马俱乐部的《增长的极限》一书对为了增长而增长的批判和对唯经济在数量上增长为瞻的极限性的警告;卡尔森的《寂静的春天》对 DDT 和六六六等等类农药的巨大危害的无情揭露;FAO(联合国粮农组)的《世 机》对 析;WCED(世界环发委)的《我们共同的未来》一书对全球食物保障前景的分析以及布朗的《谁来养活中国人》一书对中国粮食供需的透视等。毋庸置疑,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是解决人类所面临的食物短缺问题,达到永续的食物保障,促进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和必然选择。那么,何谓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联合国粮农组织在1991年对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定义被公众普遍接受。即定义为:“以管理和保护自然资源为基础,调整技术和机制变化的方向,以便获得并持久地满足当代人和后代人对农产品的需求。因此是一种能够保护和维护土地、水和动植物资源,不会造成环境退化;同时在技术上适当可行,经济上有活力,社会上广泛接受的农业。”它首先强调了不能以牺牲子孙后代的生存发展权益作为换取当今发展的代价;其次,强调了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应当作为一个过程,而主要不是一成,不变的目标和模式;第三,强调了要求兼顾经济的、社会的和生态环境的多重效益。其基本特征是具有整体性,是属于人—地关系协调发展的涵盖范围;它是一种动态发展过程,因此具有动态性;它也是一种短期行为对立面,故而有长期性特征;同时,具有地域性和目标的可调控性等特征。

  山地农业广泛地定义为基于山地土地的所有人类活动,包括种植业、园艺、林业、畜牧业以及其他支持系统。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内,山地农业和整个山地区域一样,人们 “游山玩水”的 “游山”中,观光的一景 (青山绿水,田园风光曾 吸引了众多 人)。直到七十年代的绿色革命;八十年代的经济、人口同步激增;九十年代的可持续发展及其脆弱生态环境的整治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等的发展和思潮的冲击下,山地农业才渐为人知,越来越关注。但对山地农业的前景与总体的认识因人而异。有悲观者,也有乐观者。Roades在他的 《21世纪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途径-新都库什-喜玛拉雅地区的经验》一书中,用 “半空杯,半满杯,空杯及满杯”的比喻来概述了不同学者对山地农业前景与现状的看法和认识[29]。即 “半空杯”(Half Empty)为马尔萨斯理论派悲观者的看法。认为传统山地农业已不再能够满足增长的人口。山地农业生态环境因人口激增、贫困、市场化及决策上的失误等已遭到破坏,严重出现非持续性和贫困与土地退化的恶性循环。

  “半满杯”(Half Full)者则相反,认为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是山地土地退化的根本原因,只要山地人民的文化素质提高,会找到并有能力解决这些困境的办法。他们从文化生态学的角度分析,肯定了人类自身因素的能动性和适宜机制在未来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空杯(Empty)者则为政坛人物和经济学家的观点,认为山地地区是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及工业化大发展时期的被掠夺的地区和牺牲品,并且在当今国际化和城市化的过程中,山地农业可能将被“抽空”而难以永续发展。“满杯“(Full Glass)者寄望于在通过对山地前景的透视和正确认识的基础上,将可持续发展理论、特色农业生产技术、山地群众经验与知识运用到山地特色农牧厄运资源开发、特色农产品生产、农耕文化产业、农业生态观光旅游业等发展中,终能寻求到并必须寻找农牧区社会、经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道路,即实现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

  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是可持续发展一个范畴,是当前非常关注的焦点。自1989年以来,以国际山地综合开发中心为主,对此作了大量的研究。并于1992年总结整理了《山地可持续农业》第一卷和第二卷。从不同的角度对山地持续农业进行了较详细、系统的阐述。1997年,该中心又总结整理了《21世纪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途径-新都库什-喜玛拉雅山区的经验》一书。较全面地分析评价了山地农业的前景、优先领域和对策等。其中几乎所有学者肯定山地农区正经历一次较大的转型和变化。对这种转型和变化,有持悲观态度的,也有持乐观态度的。但一致承认对山地农业独有的前景和特点的透视和评价,并与山地农业和社会信息收集与评价分析相结合,制定切合实际,易于操作的规划 策,逐 基础[28][29]。从整体来看,它是一种目标和方式,也是一种过程和能力,是一种价值观和对山地农业认识的深化或升华。由于它涉及众多问题和诸多领域,又在山地特有的前景下才能实现。因此,确立和创立“山地学”(Montology)是实现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依据和理论基础[30]。

  国内学者对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研究与国际潮流同行。相继掀起了生态农业、有机农业、高产农业、两高一优农业、三高农业及持续农业等思潮。对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也由来已久。早在20世纪50年代,首批在西藏从事高原山地农业的学者就指出高原及山地地区农牧林结合使土地能长期保存(护),长期肥沃和更经济的利用我们所栽培的作物[31]。20世纪80年代李孝芳等对中国山地地区综合 理,自 探[32][33][34]。20世纪90年代中国农科院对云贵川等山区进行了较系统的研究,并提出了相应的可持续发展对策[35]。山地农业面临着人口激增、土地不再能扩大,进一步扩大与开垦将导致环境破坏,其结果造成非持续发展的困境。在有限土地上采取可持续性集约化生产,走集约持续农业发展的道路,将对山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前景可观。集约化不是造成非持续的根本原因,并不相互矛盾。相反,集约化是农业生产率的提高,资源利用率的提高和挖掘农业生产潜力的有效措施,关键在于采取集约化措施与可持续性的思想相结合。即技术、设施及资金集约化,而措施、方式,投入与管理可持续化。这就要将针对保护农业生态环境为目标的生态农业,保障食物安全与卫生为目标的有机农业,保证农业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持续农业和以改变农业生产方式,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为目标的设施农业[38]等有机结合起来,采取相应的技术措施和政策扶持,进而实现环境上可持续、经济上可获得利益、社会上可被接受的集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和设施农业为一体的山地农业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王秀红.青藏高原高寒草甸的地生态学分析.中科院博士论文,1997.

〔2〕 张养才.我国山地农业气候资源优势及其合理利用.山地研究,10(1),P11-18,1992.

〔3〕 张新时.中国山地植被垂直带的基本生态地理类型.植被生态学研究.科学出版社,77-92.

〔4〕 郑度.青藏高原自然地域系统研究.中国科学(D辑),Vol.26,4,1996.

〔5〕 郑度等.青藏高原东南部山地垂直自然带的几个问题.地理学报,40(1),1995

〔6〕 刘燕华,西藏雅鲁藏布江中游地区土地系统,科学出版社,1992.

〔7〕 袁国强,王银峰.论我国山区农业的有序发展.山地研究,10(3),P131-136,1992.

〔8〕 张伸民.可持续发展论.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7.

〔9〕  涛等.中 的可持 发展研究—从 行动.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5.

〔10〕 北京大学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可持续发展之路,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

〔11〕 皮尔斯,沃富德著.张世秋译.世界无末日-经济学.环境.可持续发展,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96.

〔12〕 牛文元.可持续发展论,科学出版社,1994.

〔13〕毛汉英.人地关系与区域可持续发展研究,科学出版社,1996.

〔14〕西藏工作队农业科学组,西藏农业考察报告,科学出版社,1958.

〔15〕李孝芳.积极开展我国山区综合治理规划,自然资源研究,能源出版社,1985

〔16〕 郭绍礼等.我国山区自然经济状况及其分区的初步研究,能源出版社,1985.

〔17〕那文俊,实行战略转移,建设具有中亚热带特色的丘陵山区,能源出版社,1985.

〔18〕沈 月琴,山 研究,生态经济,1997,4.

〔19〕 李远铸,关于山区持续农业及其可持续发展的一些思考,

中国农业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1997.

〔20〕 赵林,山区农村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中国农业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1997.

〔21〕顾晓君、卢良恕,中国农业发展战略选择 现代集约持续农业,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1997.

 上一篇文章:山地生态系统基本概念
 下一篇文章:5亩山地设施型农业基地规划设计
  点击数:4469  本周点击数:18    打印本页   推荐给好友    站内收藏   联系管理员    
相关文章:
山地农业耕作新模式---管道化水气培的研究与应用山地垂直坡面的架式容器培利用
适合山地设施农业发展耕作模式及温室种类垂直农业新概念及技术手段(一)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本站网络实名:"植物快繁_植物克隆_植物非试管快繁技术","城市观光农业","芽苗菜"," 气雾栽培技术","草地果园","荧光花卉"
地址:浙江省丽水市丽阳街827号 邮编:323000 联系电话:0578-2268927 email:2671654005@QQ.com
中国农业硅谷网 .浙ICP备13024069号 浙江省丽水市农科院农业智能化快繁中心制作维护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